• 8月29日 龙九子终演 一年之战 结束

    2010-09-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anayou-logs/74157193.html

     

     

    814 17173  龙九子 金奖

    829 金面具 龙九子 终演

    一直以来对于龙九真的没写过很多,一直以来都是鹿在奋力的做很多事情,一直以来我尽我全力去帮助鹿,我知道这一年里,鹿付出的,是血是泪。浴血奋战的感觉就是这样。

            原来总结这种东西,果然还是需要当时的感受,当时就写出来。果然我是个傻子。

            828日。拖着行李在路边等鹿来接我,看着手边的行李有些淡然,这是龙九最后一次上台,这是我拖着这四套衣服最后一次准备去比赛。到酒店门口乌泱泱的大家拖着乌泱泱的行李,整个大堂就看咱们了开了房分了房间之后就纷纷入住。

            竹子瑟瑟、小阿墨小乖、猫猫曹姑娘、琴酒猫SCAR桑、妈妈桑田总监、圣仔小雪火星、我鹿川川荒牧。双人床的几乎都是粉红色泡泡泡泡的床单和窗帘~至于标间的我们- -就只有白色的TAT好遗憾。

            

             829日。金面具,欢乐谷华侨城大剧院。这个上天送给尼桑的礼物。我们都懂得珍惜。

             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真的什么都没有想。晃眼得灯光,我只记得,这是龙九子的终演。我要笑的开心,要完美无缺。后排等亮起,微笑,微笑,舞台已经开始。

             下场换衣服的那一刻兵荒马乱,所有幻三的团把我们围得水泄不通,场上一片漆黑台下更是黑的不见五指,只能平方向感和位置感摸索我开场之前摊开在地上的裙子衣服腰封,摸到了裙子立刻开始换衣服,好在里面都穿着短裤等换了裙子,场上开始微亮,我也找到了前片儿和罩衣,系好前片准备穿罩衣的时候我听到田总监在喊小动物呢小动物呢,听到修罗在喊七七呢七七呢,我说我在这里这里,穿好罩衣,要把鹿给我新做的十里红妆佩戴齐全,从下场到上场不到五分钟时间,完全抹黑简直要死了。终于换好回到场边,拿好扇子准备上场时候我惊呆了,那一瞬间差点哭出来。我知道这一刻什么都不能想,一切都要做到完美。我转头抓着修罗说,要记住全力帮他。

             在换场时,和鹿擦身而过,心心念念的想,你能行,加油。

             我记得台中是两个灯光室中间的黑色部分,我和圣夜要站在灯光室亮光正对着的部分,晴天应该对在黑色部分上,我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上场太慌了还是因为根本不知道太中是哪里直直的就站歪了,单数排的姑娘整个要被挤成一竖排,我一瞬间都要炸了,真的是喊出来的,我说晴天你歪了歪了歪了!你往我这边挪,不知道是我声音小还是怎么的,晴天半天没动,后来我又叫了几声,(声音大到连身后的瑟瑟都以为我要跳起来一样….)晴天才挪了几步,大概姑娘是吓的慌了吧,连他自己和自己团员强调了那么多次的台中都不记得在哪里。后来看了视频,还是歪了=A=扶额哎一切都是浮云都是过往。

              灯光灭,舞台已不在,龙九终演结束。虽然各种不甘但是说过了,大家努力过了,我们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离金面具结束已经过了三天了。心里格外的平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遇到了怎样的错误,都结束了。

              然后莫名的空虚,以后再没有理由周末和妈妈说排练很忙碌的不能陪您逛街了,再也没有正当严肃的理由大家聚在一起笑闹腐败了,再也不会固定的每周末都会见上一两面了,再也不会因为一个事情大家聚集在排练厅跳舞什么的了,再也不会一转头就听见小阿墨说:哎呀七七~,再也不会在排练时候听到圣仔喊不能忍啦,比我还娘,我要换老婆之类的话了,再也看不到曹姑娘领舞的样子,再也不能随便就听到瑟瑟说“斯莱特四”之类的话,再也不能听到小狐狸对我说,我怨念没和两只小兔子合影,再也不能看到琴酒酒微笑的对我说,来抱抱,再也不能抱着川川笑着说,这是我老婆哟,再也不能听到娇娇笑着说小兔子,也不能嘲笑她这只鲤鱼了,为了帮我们上龙九特意从哈尔滨和承德来的竹子和荒牧牧,再也没有理由把你们留在身边了。

    回想起来貌似都在眼前,从一开始和鹿想出龙九子拍图,到后来说组团九个人吧,那个时候我还是龙子呢呵呵,再到后来跟了砯天的长安认识了很多人,到后来说要组个团18个人。

    从当初鹿拉我进砯天,认识了圣仔,然后“算计”了圣仔,刚好圣仔要回趟东北我俩又要去度假,大家一起,现在一想到早上起来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转头看见圣夜正在打游戏,迷迷糊糊的听到他说:我打游戏的原则就是不留活口,然后他自己死掉了。记忆犹新。到后来圣仔帮忙为团里操心,到后来圣仔和鹿两个人把全团的道具都给做了,上上下下得有20多件道具,到后来圣仔在最后一场龙九上台时在我胸口上精心画的纹身,一路走来,我们很开心。一直都记得。

    从当初想如何说比较好,要来让曹姑娘出龙子那时候的聊天,到后来拜托曹姑娘来编舞,到一步一步的教姑娘们,录了教学视频,记得最清楚的其实是教学视频里曹姑娘推眼镜的那个动作然后还有鹿的声音的乱入:啊这个无视无视啊。再到之后曹姑娘看着姑娘们跳舞一步步的想扣脸到后来大家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样子让曹姑娘满意,再到最后几次排练曹姑娘的领舞。这些一瞬间,一年就过去了。想起当初的团聚,那个避风楼,想起后来的排练,那时候大家排练在首师大,从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

    其实如果要写,一整团可以生生的写一本书,比如因为一个阴错阳差的电话找来的九妹妹,比如为了比赛从上海刚参加完CJ就辗转回北京的竹子,比如为了能准时和大家一起参加17173比赛而提前两个多礼拜回来的曹姑娘,比如为了金面具都到下午才去新学校报道的猫猫,比如所有团里的姑娘。我真的真的很感谢大家这一年里并肩走过的日子。

    龙九子,终演。再见。

     

     

    有些事有些人让我觉得很多时候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呢,鹿对你那么好你这是做什么呢,所有事情其实都是因你而起的吧,你不想办法解决还添乱,到最后一句你们自己解决你就跑一边去了,你知道那个人对你的感情吧,明明自己说了不喜欢不喜欢还不避嫌,还各种在一起,你明知道为了让你上,她做了多少事儿,这些你完全不管。

    好吧,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选择,那么你对得起对你那么好的鹿么。你要什么给你什么,要衣服借你衣服,要人借你人,好的吧,你说你喜欢宝冢她就把宝冢的东西借给你,把盘给你看,你自己说你怕尴尬让他陪着,他也去了OK 说什么是什么,到最后你一个你们自己解决吧,你就把她卖了。你好意思么。我觉得你不好意思,因为你后来看见我你连头都不抬,那天分明遇见了三次,不能说每次都是你看见我才把头低下去的,但是起码我看到你的时候是低这头的,我抱着衣服就那么看着你,我问你你把我忘了是么,你连说话都不敢直视我,你心虚吧。我就觉得你对不起鹿了。没别的。我还真没见过他对别人这么好过。

    好吧- -是我偏激了……….我好像也从没有这么厉害过= =不是为别的,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你们可以为了利益Ok,巴特,请不要越来越添乱,想想原来对你好过的那些人吧。TAT。心疼小长颈鹿。

    一切结束。

    我一张图都没照TAT

    分享到:

    评论

  • 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 我对最后一个大空行后面的内容表示好奇
    你们又被谁白了一道?